万搏体育官方(中国)教育集团有限公司-

参加北京冬奥会跳台滑雪比赛的中国队是新军,所有选手都是第一次站上冬奥会的赛场

参加北京冬奥会跳台滑雪比赛的中国队是新军,所有选手都是第一次站上冬奥会的赛场。2019年通过跨界跨项选材组队后,受疫情影响,队伍2021赛季才首次参加国际比赛。尽管如此,中国跳台滑雪队在北京冬奥会上参赛人数和参赛项目均创历史纪录,5个单项比赛都出现了中国选手身影。但与欧美强队相比,中国队显然还有很大的差距。

跳台滑雪在中国是“冷门”项目,过去也仅有两次参加冬奥会的经验。本次踏上冬奥会赛场的6名选手,除女选手董冰过去训练北欧两项,有一定跳台滑雪基础外,其余5名选手都是跨项选手。宋祺武和彭清玥过去训练田径项目,在男子团体比赛中登场的甄炜杰、吕依新和周潇洋分别从跆拳道、滑板、武术转项而来。在短短3年间,队伍的进步很快。

从落差100多米的跳台上纵身一跳,不仅需要勇气,更需要完备的技术动作支持。即使在跳台滑雪项目开展较好的欧洲地区,一名选手想要站上大跳台,也往往需要5年左右的训练,而中国选手通过两三年就达到这一目标,本身就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中国队参与了全部5个小项的争夺,虽然成绩距离世界顶尖选手仍有一定距离,但参赛选手都非常年轻,大部分又是通过跨界跨项选材而来,训练时间尚短,也缺乏参赛经验,而跳台滑雪恰恰是一个需要长时间训练和经验积累的项目。

短时间内的快速进步离不开完备的训练条件,跳台滑雪集训队积极开展外训,同时聘请国外经验丰富的教练进行教学。涞源国家跳台滑雪训练科研基地建成后,运动员们利用风洞实验室训练。风洞可以模拟训练环境,让运动员不受天气影响地磨炼技术动作细节,极大提高了训练效率。宋祺武认为他们和顶级运动员有很多差距,而其中差距最大的莫过于训练时长。

尽管水平仍有差距,但中国跳台滑雪选手在被问及未来的目标时,所有选手无一例外地回答“世界顶尖”。

本届冬奥会跳台滑雪的最大赢家当属斯洛文尼亚队,他们共收获2金1银1铜。女子个人项目中,队中4名选手的出众表现给人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同时他们在混合团体、男子团体两个项目中显现了雄厚的实力储备。

奥地利队和日本队各收获1金1银,德国收获1银2铜。这3支队伍都是跳台滑雪传统强队,侧重有所不同。日本队的两枚奖牌都来自名将小林陵侑,奥地利队以男子项目团队优势见长。相比之下,德国队多点开花,尽管没有金牌入账,但在男子、女子、团体项目中都有收获。

曾在此项目上创下辉煌战绩的挪威队尽管在本届冬奥会上获得一块男子个人大跳台金牌,但在人才储备上已经开始落后于其他队伍。相比3名选手进入前五名的斯洛文尼亚队,挪威女子选手的最好成绩为第六名。欧洲之外,开展此项目较好的亚洲队伍就是日本队了,日本队在1972年便摘得过该项目金牌,开展跳台滑雪的历史较为长久。

本次冬奥会获得奖牌的选手中,既有小林陵侑、博加塔伊这样正值当打之年的选手,也有费特纳、库巴茨基等老将。36岁的费特纳收获一枚个人银牌和一枚团体金牌,成为目前年龄最大的跳台滑雪冬奥会冠军。波兰五朝元老施托赫、七战冬奥的瑞士名将西蒙·阿曼也同样有出色表现,这个项目绝不仅仅只属于年轻人。